首页 第二回 题佛赞梅香沾惠_五凤吟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二回 题佛赞梅香沾惠_五凤吟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


词曰:


佳人纤手调丹粉,图成大士。何限相思恨,无端片偈心相印,杨枝洒作莲花信。侍儿衔命来三径,柳嫩花柔,风雨浑无定。连城返赵苍苔冷,残红褪却余香蕴。


右调《蝶恋花》


说这君赞别了琪生到自己书房,思思想想,丑态尽露,自不必说。这琪生亦忽忽如有所失,日日拿着凤钗,鼻儿上嗅一回,怀儿中搂一回,或做诗以消闷,或作词以致思,日里做衣衬,夜间当枕头,一刻不离释。读书也无心去读,饭也不想去吃,只是出神称鬼的,不在话下。


且说这邹泽清,年及五旬,夫人戴氏已亡。只生一女,小字雪娥,年方十六,貌似毛施,才同郗卫,尤精于丹青。中一切大小事务俱是她掌管。邹公慎于择婿,尚未见聘。房中有两个贴身丫鬟,一个唤轻烟,年十七岁,一个唤素梅,年十六岁,俱知文墨,而素梅又得小姐心传,亦善丹青。二人容貌俱是婢中翘楚。雪娥待以心腹,二人亦深体小姐之意。


那日雪娥自庵中遇见琪生,心生爱慕,至晚卸妆方知遗失凤钗。次早着人去寻不见,一发心中不快。轻烟与素梅亦知小姐心事,向小姐道:“小姐胸中事料不瞒我二人,我二人即使粉骨碎身,亦不敢有负小姐。但为小姐思量,此事实为渺茫,思之无益,徒自苦耳,还劝小姐保重身体为上。”雪娥道:“你二人是我心腹,我岂瞒你。我常操心砺志,处已恒严,既不肯越礼又焉肯自苦?只是终身大事也非等闲,与其后悔,无宁预谋。”说罢唏嘘似欲堕泪。


轻烟见小姐愁闷不解,便去捧过笔砚道:“小姐,我与你做首诗儿消遣罢。”雪娥道:“我愁肠百结满怀怨苦,写出来未免益增惆怅,写它则甚。”素梅又道:“小姐既不做诗,我与你画幅美人玩耍何如?”雪娥道:“我已红颜命薄,何苦又添纸上凄凉?就是描得体态好处,总是愁魔笔墨,俱成孽障,着手伤心,纵多泪痕耳,画它何用。”二人见小姐执性,竟没法处。 雪娥手托香腮闷闷地坐了一会,忽长叹道:“我今生为女流,当使来世脱离苦海。”遂叫素梅去取一幅白绫来。少顷白绫取到,雪娥展放桌上,取笔轻描淡写,图成一幅大士,与轻烟着人送去裱来。又吩咐二人道:“如老爷问时,只说是小姐自幼许得心愿。”轻烟捧着大士出来,适遇邹公,问道:“是什物件?”轻烟道:“是小姐自幼许得的大士心愿,今日才图完的。”邹公取来展开一看,见端严活泼,就如大士现身。遂拿着圣像笑嘻嘻地走进女儿房中道:“孩儿这幅大士果然画得好。”雪娥笑道:“孩儿不过了心愿而已,待裱成了,送与爹爹题赞。”邹公笑道:“不是找夸你说,若据你这笔墨,虽古丹青名公,当不在我儿之上。若是题赞,必须一个写作俱佳的名儒方可下笔,不然,岂不涂抹坏了。只是如今哪里去寻写作俱佳的人?”遂踌躇半晌,忽大笑道:“有了,有了。前日在庵中题诗的人,写作俱佳,除非得他来才好。裱成之时待我请他来一题。”雪娥道:“凭爹爹主意。”邹公点首,竟报着圣像笑嘻嘻出去,就着人送去裱褙。


不两日裱得好了,请将回来,邹公就备礼着人去请琪生。琪生正在庵中抚钗思想,但恨无门可进,一见请帖就喜得抓耳挠腮。 正是:凤衔丹记至,人报好音来。遂急急装束齐整同来人至邹。邹公迎将进去,各叙寒温毕。邹公道:“适有一事相恳,先生既惠然前来,真令篷荜增辉矣。”琪生道:“不知何事,乃蒙宠召?”邹公道:“昨日小女偶画成一幅大士,殊觉可观,恨无一赞。老夫熟计,除非先生妙笔赞题,方成胜事。”琪生道:“晚生菲才,恐污令媛妙笔,老先生还该别选高人捉笔才是。”邹公道:“老夫前已领教,休得过谦。”就起身来请过大士展开。琪生向前细看,极口称赞道:“灵心慧笔,真令大士九天生色,收夏何能。”遂欣然提笔在手不假思索,一挥而就:


圣像端严,远过瑶宫仙女;神像整肃,殊胜蟾窟篰娥。慧眼常窥苦海,隐隐现于笔端;婆心欲渡恒河,跃跃形诸楮上。洵慈悲之大士,真救苦之世尊。只字拜扬休美,实切皈依,片言歌咏隆光,用由瞻仰。沐手敬题谨舒忱悃。


弟子祝掠拜跋琪生之意句句题赞大士,却句句关着小姐。邹公哪里意会得到,待他题完,极口称赞,即捧着大士对琪生道:“还有小酌,屈先生少坐,老夫即来奉陪。”遂走向女儿房中道:“孩儿你看题得如何?”雪娥看完,默知其意,赞道:“写作俱工,令人可敬。”遂吩咐素梅将大士挂起。 邹公出来陪琪生饮酒,问及琪生年庚世,见他谈吐如流,心甚爱幕,竟舍不得放他回去的意思,因道:“先生在青莲庵读书,可有高僧接谈否?”琪生道:“庵小倒也幽静,只是僧行径可憎。幸有同馆郑、平二兄朝夕谈心,庶不寂寞。”邹公道:“庵中养静固好,薪水之事未免分心,诚恐荤素不便,毕竟不是长法。据老夫管见,恐先生未肯俯从,反觉冒渎。”琪生道:“老先生云天高见,开人茅塞,晚生万无不遵之理。”邹公道:“舍间后园颇有书房可坐,至于供给亦是甚便的。”琪生谢道:“虽蒙厚爱,但无故叨扰,于心不安。”邹公欣然便道:“你我既称通,何必作此客态,明日即当遣使奉迎。”琪生暗喜,连应道:“领命,领命!” 至晚告别。邹公尚恐女儿不悦,当晚对女儿道:“我老人,终日兀坐甚是寂寞。今见祝生,倾盖投机,我意欲请他到园中读书,借他做个伴侣,已约他明日过来。你道何如?”雪娥听说喜出望外,应道:“爹爹处事自有主意,何必更问孩儿。”二人商议已定,只待次日去请琪生。再说来生当晚回庵就与郑、平二人说之。飞英倒替琪生欢喜,只有君赞心中怏怏。闲话休题。


次早,邹来接。琪生即归告知父母,回到庵中遂别了飞英、君赞,带一个十四岁的书童并书籍,径到邹。邹公倒展相迎,携手同至书房,已收拾得干干净净。自然邹公时常出来,与琪生讲诗论文,各相倾倒。只是琪生,心不在书中滋味,一段精神全注在雪娥小姐身上,却恨无一线可通。


一日午后,素梅奉小姐之命到书房来请邹公。邹公不在,只见琪生将一只凤钗看过又看,想过又想,恋恋不舍,少顷,竟放在胸前。素梅认得是小姐的物,好生诧异,急跳将转来,对小姐道:“奇哉!怪哉!方才到书房请老爷,老爷却不在,只见祝相公也有一只凤钗,后来放在怀中,恰似小姐前日失去的一般。”雪娥道:“果然奇怪,怎么落在他手里?须设个法儿去讨来便好。”轻烟在傍笑道:“可见祝相公是个情种。把凤钗放在怀内,是时时将小姐捧在怀内一般。”雪娥深喜,默然不答。轻烟又道:“若要凤钗不难,待人静后老爷睡了,就要素梅竟去取讨。 若果是小姐的,他自然送还。”雪娥道:“有理。”等至人静黄昏,素梅来到书房门首,只见琪生反着手在那里踱来踱去,若有所思。素梅站在门外不敢进去。琪生转身看见一个美貌女子,疑是绛仙谪凡,便深深作揖,道:“婵娟何事惠临?”素梅含羞答道:“我小姐前日在庵中失去一钗,我辈尽遭捶楚。闻知相公拾得,特求返赵。”琪生大惊道:“你怎知在我处?”素梅道:“适才亲眼见的。”琪生涎着脸笑道:“钗是有一支在此,须得你小姐当面来讨,方好奉还。”素梅道:“妾身有事,乞相公将凤钗还我罢。”琪生又笑道:“你即身上有事,我就替你做了去。”素梅见他只管调情弄舌,渐渐有些涉邪,就转身要走,早被琪生上前一把搂住,道:姐姐爱杀我也。若不赐片刻之欢,我死也,我死也。”素梅苦挣不得脱身,红了脸道:“相公尊重,人来撞见,你我俱不好看。”琪生道:“夜阑人静,书童正在睡乡,还有何人。”一面说一面将她按倒簟茵之上。素梅料难脱身,口中只说“小姐害我,小姐害我”,只得听他所为。有词为证:


月挂柳梢头,为金钗,出画楼。相思整日魂销久,甜言相诱,香肩漫搂。咬牙闭目,厮承受,没来由。风狂雨骤,担着许多忧。


右调《黄鸯儿》素侮原是处子,未经风雨,几至失声。琪生虽略略见意,素梅已是难忍。事毕,腥红已染罗襦矣。素梅道:“君不嫌下体,采妾元红。愿君勿忘今日,妾有死无恨。”琪生笑道:“只愿你情长,我决不负汝。”素梅发誓道:“我若不情长,狗彘不食妾余。”琪生道:“情长就是,何必设誓。”又搂了半晌。素梅道:“久则生疑,快放我去。后边时日甚长,何须在此一刻。”琪生遂放手。


素梅将衣裙整一整好,同琪生进书房来。琪生灯下看她,一发可爱。素梅道:“快将钗与我去罢。”琪生试她道:“你方才说小姐害你,分明是小姐令你来取的,怎又瞒我?”素梅微笑。琪生愈加盘问。素梅才把真情与他说知,又笑道:“我好歹撮合你们成就。只是不可恋新忘旧。”琪生大喜道:“你今日之情我已生死不忘,况肯与我撮合其事乎。”因向素梅求计。素梅道:“你做一首诗,同凤钗与我带来,自有妙计。”琪生忙题诗一首,取出凤钗,一齐交付,又嘱她道:“得空即来,切勿饶我望眼将穿。”遂携手送至角门。不知雪娥见诗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