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第十回 该他钱倒引得钱_五凤吟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十回 该他钱倒引得钱_五凤吟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


诗曰:


床头金尽誉难堪,不受人欺不偏先。


从此遇钱卑污入,莫图廉节受人惭。


再说琪生与铁头,自越狱而出,一路趱行,二人相得甚欢。琪生与铁头商议道:“出便出来,却到何处安身?”铁头道:“不妨,我有一班兄弟在苏州洞庭山做生意,与你到那里尽可安身。”二人连夜攒至洞庭。铁头到各处招集,顷刻聚集二百余人,原来俱是响马强盗。起初原是一个马夜叉为首,一伙有千人。若访着一个兴头的人,就不论别府外省,定要去劫取来。后来马夜叉身死,人心不齐,就各自为伍,乱去行事。去的去,犯的犯,渐渐解散。今日铁头回来,却又中兴。自己为首招亡纳叛,一月之间又聚有千人。就打县劫府,好生猖獗。官兵不敢正觑,騷扰得远近不得安宁。琪生屡屡劝道:“我们不过借此栖身避难,忧望天赦。若如此大弄,则罪在不赦,怎么望出头日子?”铁头恃着勇力,哪肯回心?过了数月,果然巡抚上本,朝廷差大将领兵前来征剿。琪生又劝他坚守营垒,不可出战,待他懈弛,一战可获全胜。他又不听,领着众人出战,官兵大败而走。琪生道:“目今虽胜,更要防他劫寨。”铁头骄兵,全不在意。至晚,果被兵来劫寨。


人人慌乱,个个逃生。只一阵杀得尸如山积,遍地西瓜,一千余人存不得几十。铁头见势头不对,独自一人逃往别处去了。


琪生原料必至于此,见大势已去,也急急逃走。却不敢回,又没个主意,只是乱走。行上几天,来到常州,住在饭店。次日陡然大雨倾盆,不能起程,只得住下,好不心急。正是:


天亮不逢谁是主,荒凉旅次泣西风。


再说和氏老夫人与轻烟二人无处栖身,栖栖惶惶,出来寻访琪生与祝公踪迹。漫漫的不知打哪里去寻起,只得听凭天命,遇路即行,遇船便搭。行了数月,方到得常州码头上。天色已晚,二人急切寻不出个宿头,又不好下饭店。见前面有座庙字,二人疑是尼庵,要去借宿。及到庙前看时,门已闭上,只得就在门楼下蹲了一夜。次早,尚未动身,见庙门早已大开。夫人道:“媳妇,我想天下甚大,知我老爷与孩儿落在何处?你我只管这等行去,何时是个了期?身边盘缠又将尽,我与你不如进庙中哭诉神明,讨个苦儿,求他指点。若是到底不能相逢,我与你现什么世,同去寻条死路,也还干净。”轻烟道:“婆婆说得有理。”二人遂进来,一看庙字甚大,却是一个关帝庙。二人倒身便拜,哭诉前情。见有签简在上,就求了一签,是第十三签。去看签诗道:


彼来此去两相逢,咫尺风波泪满衣。


休道无缘乡梦永,心苗只待锦衣归。


二人详了半日,俱不能解。轻姻道:“‘休道无缘乡梦永’这两句,想还有团圆之日。我与婆婆还是向前去的好。”夫人点首。 轻烟一团苦境久结,正没处发泄,偶见有笔砚在神柜上,就取起向墙上题诗一首道:


觅尽天涯何处着,梵梵姑媳向谁啼?


若还欲问题诗女,便是当时花底谜。


定海邹氏妾轻烟。


题完回身送笔到柜上去,耳边忽闻酣睡之声。轻烟低下头来,见一个人将衣蒙着脸儿,卧在神柜之下。遂慌忙扶着夫人出门,还未跨出山门,忽见两三个人进来。却是本地一个无赖公子,带着两个人,赶早来烧香求签。一进庙门就撞见她婆媳二人,见轻烟模样标致,遂立住脚狠看。轻烟与夫人低头就走,他拦住门口不放出去。夫人只得向前道:“求官人略略方便,让我们出去。”那公子道:“你们女人,清早到和尚何事?了不得,了不得。”夫人道:“我们是远路来的,在此歇歇脚走。”公子见是外路来的,一发放胆,便道:“胡说!放屁!难道偏是和尚好歇脚?这女子莫非是你拐来的?待我认认看。”就跨向前去扯轻烟。轻烟连连退步时,被他扯住要看。轻烟怒嚷道,“清平世界调戏良女子,你这强贼!该问剐罪!” 遂大叫地方救人。夫人也上前死扭做一团。


两下正在吵闹,只见神柜底下钻出个人来,道:“是何人在此无状?”轻烟一见,连道:“义士救我!” 原来就是冯铁头。因在洞庭被败,一路逃走至此。昨晚因走得困倦,就藏在神柜下睡觉。正睡在浓处,却被他们惊醒。出来见轻烟被一个人搂住,两太陽火星直爆,大发雷霆。走向前,将那公子只一掌打得他眼中出火,四脚朝天。公子忍着疼,爬起来要走,又被一拳,打个狗吃屎。同来两个人,齐来救主,竟不曾拢身,却被铁头飞起一脚将一个踢出门外。 那一个连道:“厉害!”待要跑时,也被一脚踢倒。三人被打得昏头昏脑,爬起来没命地走。 轻烟连忙问道:“祝郎如今在哪里?” 铁头遂将前情告知,又道:“我因兵败,各自逃生,不知他逃往何处。”二人大哭。铁头问轻烟:“因何到此?这同来的是何人?”轻烟就道其所以来的缘故。铁头闻是琪生母亲,慌忙施礼。夫人也问轻烟备细,方知孩儿是他救的,着实致谢。


铁头道:“既是如此,你们不消远去了。我有一熟人在吕城,正要去找他。你二人不若随我去住在那里,待我慢慢寻祝兄下落何如?”二人大喜,遂同铁头来到吕城。铁头访着熟人,借间房儿。将夫人与轻烟安顿住下。过了几日,铁头就别二人,去寻琪生不题。


单说琪生雨阻在常州饭店中,盘费又尽,日日坐在店房,思量父母,不知在安否。又想轻烟放他之情,心内感激。又念婉如与绛玉,近来不知怎样想望。又想到雪娥与素梅被盗劫去,永无见面之期,就放声大恸。正是:


刻肠回九转,五更泪洒千条。


一日雨止。欲要动身,又没银子打发店主。欲要再住,一发担重。进退两难,无计可施。闷闷地到街上闲走,只见一簇人围在那里看什榜文。琪生也挤进去看,却是两张告示。一张是奉旨拿定海县劫狱大盗的,一张是奉旨拿定海县越狱盗犯二名,各出赏分三千贯。后看这一张,画影图形,后面填写姓名。第一名,越狱大盗正犯冯铁头。第二名,窝犯祝琼。仰各省实贴通衢。琪生不看则已,一看时险些吓死。在众人堆中,不得出来,慌忙转身就走。奔到店中,忙把房门关上,尚兀自心头乱撞,道:“厉害!厉害!” 正在惊恐,忽门外有人叫道:“相公开门。”又把他一吓。 开门看时,却是店主人来算饭钱。琪生不得已,实对他说道:“身边实是分文也没有,怎么取?”店主笑道:“相公说笑话。我们生意人,靠此营生,当得几个没有,快些算算。”琪生道:“实是没有,算也没用。”店主见说当真没有,就发急道:“呵哟哟,你身子住在房里,茶饭吃在肚里,我们一日烧汤煮水服侍你,怎说个没钱的话?”琪生道:“委实盘费用尽,叫我也没奈何。”店主便着急道:“吃饭还钱,古之常理。你是个斯文人,我不好开口得罪,难道打个披子罢?”琪生见他渐渐不雅,只得说道:“若要我钱,除非割肉与你。今烦你外边寻件事来,与我做做,设法挣些银子还你。”店主见他说得苦恼,就不好发话,问道:“你会做什么事?”琪生道:“我会做文章诗词及写法帖。”店主摇头道:“都是冷货,救不得急。”琪生道:“除此之外就一样也不能了。却如何处置?”店主道:“我有事去。你再想想,还会做什么否?”店主遂匆匆出去。琪生思前想后,别没法子。到次日,店主人进来道:“相公,事倒寻得一件在此。你若肯去,丰衣足食,一年还有几两银子趁,又清闲自在,落得快活。你可去么?”琪生问是什么事。店主人道:“码头上有个关帝庙,少一个写疏头的庙祝。你若肯去,我去一说便妥。”琪生听是做庙祝,就不肯则声。店主人道:“这是极文雅之事,何必踌躇。你既没饭钱打发钱,又没得有盘缠出门,不如权且做做的好。”琪生叹口气道:“也罢,你去说罢。”店主人就忙忙去说。


少顷来回道:“事已妥当。我叫小二替你送行李去。饭钱我已算过,共该三钱四分银子。你只称三钱与小二带来,那四分银子就作我贺仪罢。”琪生别却店主人,同小二到关帝庙来。有已改姓张,名祝。小二领他见了当和尚,议定银子,又称了饭钱打发小二回去。


琪生踱到殿上,忽见壁上诗句。大惊道:“她在定海县母舅,怎地来此?却也奇怪。”再细玩诗中之意,恍然道:“哦,她说好好姑媳向谁啼,分明是嫁与人了。怎么又道梵梵好向谁啼?终不然她嫁不多时,就守寡不成?”遂叹息道:“咳!可惜这样好女子,却没有节操。”又气又怜,待要责她负约,却没处寻她,心中感慨就和诗一首于壁。自此只做庙祝安身。不知后来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