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第十九回 剿袅寇二士争雄_五凤吟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十九回 剿袅寇二士争雄_五凤吟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


词曰:


巡方才得返星诏,又把从戎征战讨,何苦独贤劳?不因援友路,哪得会多娇?


右调《菊花新》


却说祝琪生自领马出京,一路人马随从而行,多少威武。直到常州地界,忙差人往母亲处报信。自己随即下船来见母亲,道及朝廷又差孩儿往广东剿贼,不日要往长江、过梅岭去了。一则记念母亲并探父亲下落,二则不知邹、平二位小姐消息何如,三则要助义兄同往广东建些功业,以报知己。如此由浙江、福建飞英被贼围困南雄,正在危急之秋,望孩儿救他。别母亲前去。绛玉、素梅、轻烟亦来送别,遂邀了冯铁头下船□□□令开行。那些常州府所属官员,俱来投手本候见,并送下程。琪生一概不收。但要地方官纤夫多拨几百名,以便连夜趱行。那些府县俱是琪生旧属,今又见新升抚院,且不受一文私礼,岂有要几名夫,不竭力奉承的道理?遂传各方总甲人等,立刻要纤夫一千名。前任广东抚院大老爷军前应用如遣重究。只见毕递火速同了差人,各处要夫。


谁知祝公与邹小姐自随红须起解进京,劝他暂住常州后,身边盘费俱已用尽,口食尚且不给。正是走投无路,忽听得县里立刻要夫,左右邻皆去。祝公与邹小姐商量道:“我今早膳尚缺,如何得有银钱雇夫?只得自去应个名罢。”邹小姐闻说,泪如下雨,便道:“公公如此老年,焉能受得此苦?若是不去,地方总甲又恶狠狠地,决不肯放过。”只得随在祝公身边,同着扯纤而行。


此时琪生正别了眷下船。冯铁头虽然初与红须相会,向日已闻琪生口里赞过,一见自然气味相投。三人说了些闲话,船已行有二三里。红须忽记起祝公并邹小姐尚无下落,便高叫道:“咱有罪了,快放咱上岸去。”琪生忙问道:“兄要往哪里去,却是为何?”红须道:“你道为何?还是为你。难道你忘了令尊并尊夫人么?”琪生道:“怎敢片刻有忘。只因军机紧急,已吩咐人多方寻觅去了。如再不见时,待班师之后,仍还要借重。”正说之间,忽然岸上人声嘈杂,其中似有妇人号哭之声,更觉凄惨。琪生偶而动念,随立身往船窗外一觑,但见一老者打倒在地,一女人号哭在旁,不知其故。连唤差役上岸,速去二人情节回话。差役忙过脚船上岸,问那老者道:“因何倒在此间?”那女子答道:“我公公是拿来纤夫。因年老行走不快,被夫头打坏的。”差役随来回话。琪生听了复想道:“既是纤夫,如何又有一个少年女子随行之理?其中必有情弊。你可去带那二人上船来见本院。”原差立要拿祝公上船。祝公决不肯去,邹小姐道:“公公不妨。待媳妇去哭诉苦情,或者还可出得夫头之气。”二人随了差人上船时,琪生先已看见是父亲了。慌忙迎出舱门来,一把抱住父亲哭拜道:“男该万死。如何累父亲受苦到这田地。”祝公道:“这也是我的命运。再不想你改了姓。如何使我寻得着?”琪生转身见了邹小姐,也拜谢她年来伏事父亲之劳。红须、冯铁头亦过来下了礼。祝公一见红须便问道:“义土从何得放?真喜杀我也。”外边又禀道:“知县锁夫头在此请罪,求大老爷发放。”琪生闻之正欲出去痛责一番,被祝公劝道:“他只知赶路要紧,哪知你我事情。若不是他这一番啰唣,我与你哪得相逢?此系无心之过,饶他罢了。”琪生领命而出,只见知县驿丞跪在船头上请罪。琪生道:“人夫自当选壮丁着役,如何差老弱的塞责?此皆谀役朦胧作弊。已后当细心料理,姑且一概不究。”众皆叩头感谢而去。


琪生进舱来,祝公便问道:“你母亲曾有下落否?”琪生道:“母亲已在此住久。男今奉命讨贼,刻不容缓。父亲可同媳妇且与母亲暂住此地。待男班师之日,一齐进京。”随唤轿而送太爷、小姐到衙。即时点鼓开船。


不须半月,即到福建。探报日日虽有,琪生又暗差精细军士前往贼营探其虚实。随取广东全省地图一看,何处可以进兵,何处可以埋伏,何处可以围困,何处可以屯粮,何处系藏奸之所,细细筹划已定。一个境内,便传惠在南雄三府附近地方官进见,着他速备粮草,军前听用。且不到省行事,疾忙整顿兵马,竟往潮州而进。一边与焦红须、冯铁头密议道:“我若先去解南雄之危,恐贼兵全力俱在南雄,急促不能取胜。不若先攻惠潮,他必无备。乘其无备狠打一仗,即不能全胜,立时恢复三府。谅有二将军威勇,也断不输予他。南雄贼兵若闻得大兵取惠潮,必将南雄之兵来救惠潮,则南雄不战而围自解。我兵那时随往南雄会同郑飞英,再商议灭贼之策,有何不可。”红须道:“恩主言之有理。以我二人去征惠潮原非难事。”琪生遂择日祭旗发兵,将人马分为三队。首队以焦红须为大将,率领一千人马,密授以方略先行。后队以冯铁头为副将,率领一千人马,亦授以方略随行。琪生自领一千人马,从中接应。并不许一丁沿途扰害良民、奸婬妇女。所过地方除粮草应供之外,鸡犬不惊。但见:


旌旗蔽日,剑朝如林。


不数日已到潮州。探报人禀道:“贼兵因攻南雄不下,俱将精勇调去了惠潮二府,只存千数老弱兵在内,着他紧守城池不可乱动。倘有官兵讨战,速来通报,不可轻出。所以惠潮二府城门,每口午时一开,除放柴米蔬菜之外,即紧闭不出。上城守宿惧是百姓。”琪生闻得此信,遂觉此来果系不差。便对焦冯二将道:“看此光景只宜智取,不宜与战。”红须道:“如此毛贼,何须智取。


随咱力量砍去便了。有何惧哉?”冯铁头道:“恩主所见极是。倘只同守不出,何时得下。若有妙计,自当领命而行。”琪生道:“别人行兵,多以先声夺人。只得三千,报称十万,使之畏威投顺。今番逆贼擅能杀死总督、巡抚,连下二郡,正在猖狂得意之秋,安能望其投诚。我今寂然而至,略不示以进剿之威,则城内无备。我今将精勇四十名,随了冯副将扮作客商,待午时混进城去,伏至更深,听城外炮响,便放开城门杀出,与焦将军合兵杀进,自无不克之理。”二人依计而行,果然迅雷不及掩耳,里应外合。那些老弱兵无从招架,各皆逃生去了。焦冯二将,赶杀了半夜,并无敌手。遂请琪生进城,出榜安民。再将府中仓库细细查点一番,委任一贤能官署了府事。次日起兵,竟往惠州。


琪生在路对红须道:“此番又不是前日局面了。已前要寂然而至,如今要耀武扬威,大彰声势,方才有济。”红须道:“一样两府,何故又要变局?”琪生笑遣:“贼人必知我里应外合之计,此番断然死守城门,不放面生之人进城,以待南雄救援之兵到来。则此计不行矣。”惟四路大张招抚榜文,云我雄兵数万,战将百员,已驻于此,怜尔辈原系良民,不过为贼人所陷。若肯改逆从顺,一概免死不穷,原系守土之官仍还旧职。特此晓谕,速速投诚。此时城内已知榜文所谕。那府县自料力不能胜,即会同总兵官商议:“若不见潮州三日内被彼大兵所破,我者兵微将寡,如何是他敌手。不若早早投诚,还可保我旧职。”道犹未了,来报:“张巡抚大兵已满山塞野而来,围住城门了。”但见:


一路霜威凌草木,三军杀气贯旌旗。


守城百姓一见,便皆惊倒,就欲开门迎接。适值官军皆有此意,遂一齐出郭迎接。


探报立时传进中军。红须闻报大笑道:“好个主帅,料敌不爽分毫,果然琪投诚了。”即便麾军入城,探其虚实。一面请主帅发放投诚人众。就在府中坐下,出了安民榜,查过仓房钱粮,仍令谀属官军管理地方。即日拔营往南雄。


贼寇已知惠潮有失,火速前来,却与大兵途中相遇,不能前进。便扎住营头,就在此决过胜负罢。琪生亦见贼兵到来,即传令且在此扎住,命焦冯二将乘机进剿。那些贼众见我兵声势勇猛,也便胆寒。及至对垒,战有五十余合,杀得红领性发,赶上一刀,贼首一闪,跌下马来,被我兵捉住,捆解辕门,那副将见贼首捉去,奋勇前来,与红须死战不休。冯铁头见红须不能取胜,便跃马横槍,随来接战。直至天色渐晚,各自收兵回营。次早复来讨战。琪生道:“贼首已获,决该骇散,何以还来讨战?二位将军,今日决要擒得此贼,方可无虞。”焦冯二人道:“如此毛贼,只须一人够了。今有我二人在此,怕他飞上天去?不消半个时辰,包管取他驴头来献恩主就是。”二人便整顿兵威出战。只见贼众不因头目被擒,兵威消灭。红须大声问道:“贼阿已被我拿下,汝等何不早降,也免得一死。”那贼将道:“主帅被擒,我军中豪杰尽多,难道再立不得一个的么?休得夸能,放马过来。”两下又战有五十余合。 冯铁头在后,看清了那贼的刀法,冷地赶上前来,斜刺一槍,即时跌下马来,被红领一刀砍死。贼皆落荒而走。焦冯二将尽力砍杀一番,方传号令:如有愿降者免死。众皆倒戈乞命。遂收兵回营。正是:


忽闻战鼓震山林,剑戟交加鬼神惊。


暗淡愁云浑似梦,二雄从此显威名。


但见得胜回营,琪生亦来迎焦冯二将进帐,称其大功,随往南雄进发。郑飞英探知张巡抚到来,已先出郭跪接。琪生一见,连忙扯住道:“弟与兄真异姓手足,何必拘此大礼。”遂请琪生到察院衙门住下。郑飞英就随在后禀参,琪生也不坐堂,扯住飞英手往内便走。二人坐下,飞英深深又打一恭,感谢道:“自被贼兵围困数月,料无生理。忽然解散,深为诧异。又闻张巡抚亲来进剿,谁知就是台兄。 若非台兄雄略,弟焉能有今日之重生。莫大之恩,何时可报?日来老伯、伯母与尊嫂还是在京,还是在?”琪生道:“承念及老父老母,弟真名教中罪人。自被平兽毒害之后,俱各流落天涯。直至巡方之日,才接老母奉养。老父是行兵路遇的,相会尚未及两月。至于室一事尚未有期。”飞英道:“若未曾恭喜,弟替为兄作月老何如?”琪生道:“这又不敢当。 有是有的了,但不得全美耳。”飞英道:“何为全美,何为不全美?”琪生笑道:“一言难尽。弟向因浴佛会,拾得凤钗,与邹小姐有约,此吾兄所知者。随后还有平婉如小姐之约。不料兽兄君赞,竟将妹子送入权门,小姐为我守节而亡,至今悬悬。”飞英道:“台兄既知平小姐已死,何不再续鸾交?”琪生道:“还有一疑案未释。弟在常州关帝庙,见婉如诗一首,又像未曾死的。 故此还要细访。”飞英道:“台兄果有心于她,也是易得的事。”遂作别回署。即请平小姐出来道:“恭喜贺喜!祝琪生已做本省巡抚,因剿贼至此。少间来拜时,便可相会。”婉如道:“闻说新巡抚姓张,难道广东有两位巡抚么?”飞英道:“巡抚倒只得一位,祝兄却有两姓。小姐不必多疑,待他来时,自见明白。”一面吩咐整备筵席。 道犹未了,衙役飞报:“巡抚张老爷已亲到门。”飞英连忙迎接进来,琪生下了轿,径往内衙便走。飞英仍要行属礼.琪生笑道:“若要行此礼,我便不该来看兄了。”遂扯飞英手,一同坐下。


茶罢。琪生即问道:“兄所说平小姐果还在么?可以通得一信否?”飞英道:“信是极易通的.但闻张字便不通了。台兄若真心念她,弟之月老定做得成矣。”连忙叫请小姐出来。此时平小姐在内,认得果是祝郎了。闻请相会,也便出来。琪生一见,果是婉如,两下悲喜交集。飞英就将投河救起缘由说明。琪生感谢不已,方才商量奏凯还朝之事。遂将地方军政俱交辖部院掌管。把郑飞英亦叙有军功,邀他同行。一边报捷,一边出本候旨赏封。臣看下回分解。